研究现实主义的人对霍布斯描述的“自然状态”—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都非常熟悉。最近两则新闻的出现,让人开始担心:全球网络空间滑向某种霍布斯式自然状态的端倪是否已经悄悄出现?

这两则新闻都出现在9月初。一则披露以色列安全公司NSO Group明码标价出售监控服务,利用三叉戟系列漏洞组合(包含苹果手机操作系统iOS三个零日漏洞的组合),植入Pegasus监控软件,对客户指定对象进行监控。另一则消息则是此前不为人知的名为Aglaya的印度公司制作了专门的宣传册,在世界情报支持系统贸易展销会上,首次公开披露了名为“武器化信息”的服务内容,涵盖网络监控、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乃至更加直接的网络攻击。尽管这公司的资质、能力和提供服务的实际水准还不得而知,但从这两则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在灰色乃至黑色区域存在的特殊服务已经长期存在。

网络监控和更具危害性的网络攻击已经扩散并成为一种商业化行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何避免网络空间出现霍布斯式的自然状态,确保全球网络空间的正常生态,显然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应该尽量避免用个人道德习惯,或者纯粹意义上的道义呼吁,去回应这种挑战。如同人类历史发展已经证明的那样,现在出现的情况,是网络空间行为秩序、互动模式与生态发展从“自发”走向“自觉”过程中的必然。有了国家,尤其是有了主权国家之后,情报刺探、监控以及与此有关的各种能力的建设,就是一种实际的存在。只是因为技术以及人为塑造的观念,这些活动很多时候被有意无意的遮蔽了。邦德系列电影最新的那部《天幕危机》里,情报头子M老太太告诉质询她的无聊政客,正是因为有了国家安全机构在暗中为国家安全做出的努力,这种无聊的听证会才得以进行,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故作惊讶或者天真懵懂地进行道德呼吁可以直接排除在必要的行动选项之外。

其次,需要了解的是,这些新闻告诉人们,从监控到攻击,网络空间一系列特定类型的技术和手段已经且正在高速地扩散,这种扩散是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进行的。考虑到网络空间所具有的安全价值,特别是对国家安全所具有的特殊重要影响,这种扩散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类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运载工具以及相关制造技术等的扩散。在考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可能带来的危害时,有美国国会议员说过,之所以重视一些国家研发核武器的问题,不是因为那核武器真能对美国构成什么威胁,而是担心那些国家的领导人哪天心血来潮突然把那东西挂到电商平台上拍卖换钱用,然后恐怖分子等有心使用但无力制造的行为体就能因此获得这种可以打破游戏规则的武器。监控等网络空间能力的商业化扩散,尤其是其中涉及跨域网络攻击(即从网络空间实施可以威胁非网络空间目标安全的攻击)能力的扩散,是需要主权国家采取认真态度予以有效应对的。

第三,必须指出的是,主权国家在防止这种类型的扩散,以及防止网络空间出现霍布斯状态的过程中,承担有特殊的责任。借鉴国际防扩散机制的实践经验,主权国家——特别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主权国家——就管控这种能力扩散达成一致,是非常重要和关键的。达成一致的基础和前提,是自我克制:即占据力量优势的国家,比如美国,对使用这种能力谋取不对称战略优势的冲动,保持必要的克制。如此,才可能在力量分布不对称、不均衡的主权国家之间,达成必要的战略信任,进而形成行之有效的机制,展开合作。从最理想的角度来看,我们当然希望这种合作能够导向一个完美的网络世界,一如所谓“无核武器世界”的理想化主张。但务实地说,这种合作的着眼点应该是避免相关技术能力陷入无限制的扩散,以致最终出现某种形式的滥用。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或微信号:821496803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